斗鱼的直播+主题乐园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

“尽管打出了几波小高潮,但是用户黏度不高的痛点,依然无法解决。”张书乐进一步指出。

映客也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,公司将进一步开发网络广告业务,并预计未来网络广告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会持续增加。

不过,张书乐认为“映客多元化自救总是遇挫的”。他说,映客其实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全民素人模式,在头部主播的压力下,很难有更多的发展空间。多元化成为了映客的救市之选。除了继续用“你丑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的洗脑式宣传口号,吸引更多有潜力的素人成为主播后备力量外,映客在头部名人的投入也在加大:2016年,傅园慧、刘涛、蒋欣、王凯等传统意义上名人,纷纷将自己的直播首秀交给了映客,同时直播+明星、直播+综艺等多种形式,直播答题、游戏联运等周边领域的试错,也陆续成为了2017年的映客“主题词”……

张书乐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2018年初,直播答题横空出世,给颓势中的映客注入一剂强心针。映客旗下《芝士超人》以直播撒钱的方式,迅速圈住了新的用户。然而这种缺少技术含量的撒钱模式,本质上和花钱买流量没有差别。一旦新鲜度过去,或花钱水准不敌竞品,这些买来的用户很快就会涌入别家。

按照产业时评人张书乐的说法,和其他直播平台在2016年疯狂的添加砸钱抢主播的路数不同,映客从一开始走的就是素人主播的路数,这使得其主播群体异常庞大,但和优秀主播之间的关系也颇为松散。彼时,映客打出的是全民直播的招牌,用一部手机,看到另一个陌生人的日常生活,比起走头部主播才艺路线的方式,似乎更容易挑起平台用户的兴趣。“然而,这种平台付出不多、进入门槛不高、主播参与者众多的方式,最终被证明依然是在‘演戏’,而素人主播们的演技和才艺,显然太生活、太市井,也太没技术含量。”

唐欣表示,未来直播平台可能进一步优化商业模式,降低风险,如将直播的品类向综艺、教育等品类扩展,增加广告收入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。另外,直播平台还可以将触手往线下延伸,斗鱼的“直播+主题乐园”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。在此过程中,上市将成为平台多方面探索的资金基础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.98亿,增长率28.4%,相比2016年增速明显放缓。而在2017年上半年,移动短视频用户规模年增长率达到58.2%。

而随着在线直播行业趋向稳定健康发展,增速逐步放缓,网络直播的风采逐渐被短视频掩盖。

“不如去天价挖来的头部主播扎堆的直播平台看演技十足的表演,而且随着抖音、快手之类的短视频兴起,更多奇趣、质量上佳、场景繁多的内容,拖住了用户的观赏习惯,15秒一个的短视频,看上个把钟头不是事,这让本来困在狭小的直播间、展示的内容不是‘语言类节目’、就是‘歌舞’的直播,被拉走了大量‘好奇心强烈的客源’。”张书乐说。

显然,“演技偏弱”的映客主播,比起其他同行,被分流的情况也就越发显著。

另据互联网分析师唐欣的说法,直播业务占比较高确实具有较高风险。一方面,目前直播行业整体用户量趋于稳定,平台如果不能持续带来新内容吸引用户注意力,一旦付费用户出现下降,会对公司整体营收产生较大影响。另一方面,这种商业模式下平台应对潜在政策风险的能力也较弱。